koyi

emm……文笔拙劣(´(ェ)`)
高三卸了(ヾ(´・ω・`)

【纯双道墙九月产粮活动】这是个雨天

 [虽说元素是雨天,却并没有提到多少 ]

[全篇几乎没个糖]

[ooc]



这是个雨天。

这几天雨总是下个不停。

淅淅沥沥地。

今天一整天他都心神不宁,正想给宋岚打一个电话。 
他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。 
犹豫着,他接听了。 
没想到听到的是这世界上对他最残忍的话。

“星尘哥……宋岚哥他……他……他死了……”阿箐止不住的抽泣声隐隐传来。 
“你说什么?子琛?他?他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晓星尘的脸一下白了,拿着手机的手不住地抖,快要握不住手机了。他紧紧捏住手机,用力得手指尖发白。 
“真的……宋岚哥……他……呜呜……他去救人……那个人得救了,他……他…呜呜呜……”阿箐止不住地哭。 
“怎么会……”晓星尘一脸绝望地跌坐在地,手无力地落下,手机掉在一旁。“怎么会……子琛你……怎么能丢下我?你怎么舍得……”他呆滞地坐在地上,面色茫然。像被抽去了灵魂。半晌,他才哀哀地叫着那人的名字:“宋子琛,宋岚,宋子琛……”眼泪在他脸上流淌。他跪伏在地,压抑地呜咽道:“子琛…不要丢下我,呜,不要走,不要走。”眼睛好像很痛,比这更痛的失去心爱之人的痛楚。 
过了半天,他才醒悟过来一般。茫然地擦干泪水,拿起手机。还好手机没有摔坏。上面显示着“未接电话9个”。他回拨过去。电话那头传来不停地抽泣声:“星尘…哥,你……嘶…呜……你来医院……看看……宋岚哥吧。”再也止不住地大哭出声。“好啊……阿箐,把地址发过来吧。”他勉强地说,不让声音显得更颤抖。说完便挂了电话。 
拿下手机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不住地颤抖着。“啊……”他抬起手,呆呆看着手心,他有一种错觉,仿佛会有人会握住他这颤抖的手一般。 
慢慢收回手。那个人……不会有了。整个人的颤抖也慢慢止了。他洗了把脸,眼睛还很红肿,只不过……他扯扯嘴角,我要来见你了,子琛。 
到了医院,他找到了等了许久的阿箐。一见面,阿箐就向他扑来,“星尘哥……”声音哭得有些沙哑了。 
他温柔地摸了摸阿箐的头:“哭吧……哭出来会好点……” 
阿箐听了,松开他抽噎着道:“我……不……不会……再哭了……宋岚哥……不……不希望。” 
“嗯。”晓星尘看着阿箐坚定的眼神,温柔点头。 
阿箐擦拭着不停涌出的泪,挤出微笑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 
 
他们去的是停尸房。 
现在他正披着白布躺在这。 
晓星尘看着他,眼泪竟没有掉下。 
他看着那块白布。真白啊……他想。 
仿佛身陷云中,周围的一切都朦朦胧胧的,看不大清。耳边也听不见阿箐的声音了。眼中只有这一个人,他的挚友,他爱着的人。他手伸出去,却始终在半空中,落不到那人身上。 
最后,颤抖着手把白布揭开的还是阿箐。他把手伸到那人的脸上。不知是因为自己的手太冰了,还是自己的想象,竟觉得这个人还有温度。竟觉得他还活着。他跪在地上,趴在这个再也醒不过来的人身上,握住他的手。 
“子琛……”这仿佛不是他发出的声音了。像破碎的玻璃一样,碎得凑不齐完整的一句话。 
“子琛……”他紧咬住唇,把所有的呜咽和痛苦全吞进肚子。他虚虚地在半空中描着那人的眉眼。不敢去碰。最后他轻轻地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,用着气声轻轻道:“我爱你,子琛。” 
这句说不出口的话,现在,在他死去的现在,终于说出口了。 
“我爱你,子琛。”像是在传达不可告人的秘密,他悄悄地说着。重复,重复。一遍两遍……一直到第十遍,他终于停了。晓星尘脸上出现了一个脆弱的笑容,仿佛被打破的玩偶拼凑起来一般支离破碎,他温柔地笑着道:“子琛,子琛……我爱你呀。子琛……不……”他咬住下唇,咬得出血也不自知。 
没有再说下去。他沉默了。 
他看着眼前的人,看着他的轮廓,看着他闭着的眼,看着他高高的鼻梁,看着他的唇,细致地看着他脸上的每一处。他轻轻地一一抚过。

 眼睛疼痛难忍,眼泪也不曾流下。

他伏在这人身上,轻轻一吻落在他额头。
“子琛……睡吧……”他转身离开这儿。 
阿箐不知何时走到外面去了。待到他出来后,无力对他一笑。晓星尘对她说:“走吧。” 
走吧,子琛。 
 
宋岚和他一样,父母早早离去,也没有其他亲人。 
所以他的葬礼是由晓星尘一手操办。 
没有邀请多余的人,没有多余的话,没有多余的行动。 
简简单单的,看着他化为灰烬,看着他进入那个盒子,看着他进入那一方天地。 
没有泪水。 
他温和地和每个人交谈,接受每个人的安慰和帮助。阿箐也在一旁协助着他。两个人忙了许久,办完了宋岚的葬礼。 

今天也还是雨天啊。

 安葬好宋岚后,晓星尘便全身心地投入到宋岚未能完成的事上。他觉得眼睛有些疼痛难忍,却也不愿分出多余时间再去做多余的事,恨不得把一分钟当成两分钟来用。于是他在宋岚葬礼后五天便昏倒在地。
昏迷前,有一双手扶住他。
他迷迷糊糊地叫道:“子琛……”
入眼的是洁白的天花板。
“小师叔……”有人在旁边这样叫他。
“无羡啊……我躺了多久?”
“……一天。” 晓星尘师姐的儿子魏无羡答道。他们说是差了一个辈分,其实也没相差多大岁数。加上比较聊得来,所以关系非常好。
“我躺了那么久吗?阿箐还好吗?”晓星尘温柔地问。
“嗯,阿箐那里我说你有事要做敷衍过去了。”魏无羡说,“只不过……小师叔……你现在的情况……”
“是眼睛吧……我知道的……”晓星尘安慰道,“不用担心。”
魏无羡担忧道:“小师叔……学长他……我知道你很想完成那些他未能完成的事。可是你也要注意身体呀!现在……现在你的眼睛已经……”

 晓星尘沉默了。片刻,他又笑了笑:“无事。你不要担心。”
魏无羡叫道:“小师叔!你这样……宋学长不想看见的。”
晓星尘看着他,略微有些低落地道:“我没什么的……”
魏无羡抿了抿嘴唇:“小师叔。”魏无羡看着他,握住他的手,“不要再这样对自己了……宋学长……他不希望的。”
晓星尘笑着道:“他又何尝在意过我。”

 “他为我做那么多,他哪里在意过我?他在意过我想他那么做吗?现在我……我已经什么都没了……我能为他做的就是完成他还没来得及完成的事吧……”
“小师叔……”
晓星尘的泪水划过脸颊。
魏无羡不知如何安慰。他们二人的死局,唯一的局内人不能抽身而出,他这个外人又哪里帮得了的。
晓星尘摇摇头,“无羡……你先走吧……我想自己待会儿……”
魏无羡也不再多说:“我和忘机在外面。有什么尽管叫我。”
晓星尘看着他慢慢走出房间,慢慢地揪住胸口处的衣服。心仿佛被撕成碎片。
宋岚也走了……他扔下他了。留他一个。


 在医院没几天他就回了家。

坐在空荡荡的房间时,他觉得这冷清得可怕。

他怕,他害怕待在这里。一分一秒也待不下去,在这个他和宋岚生活过的地方。

他急忙拿着东西跑出家,刚跑没几步,路过一个房间时,他突然跌在地上。

他倒在冰冷的地上,也不爬起身。有些害怕似的,他缩成一团,小小的白白的一团,不停颤抖着。

过了好久,他站在上锁的房门前,犹豫着,还是拿出一把钥匙用冰冷的手颤抖地打开了它。

宋岚有洁癖。所以房间也是十分整洁的。只不过主人太久不整理,也难免有些灰尘。 
晓星尘拿出书架上的书,轻轻抚摸。 
他和宋岚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的。 
他还记得那天,他那时没注意到那人,一不小心撞上他。他急急忙忙地道歉。再抬起头就撞进了那人湖水般的眸子。那之后…… 
晓星尘笑了,继而坠入回忆之中。 
从那之后,他便开始注意这个人了。 

他始终忘不了那人像一潭湖水的眼睛;忘不了那人的清傲孤高,一身傲骨; 忘不了那人。 
他的手停了下来。他忘不了他。 

 突然,他眼角瞥到一个不起眼的书。

他从未看见宋岚看过这本书。 
他抽出它,从中掉出了一页纸。 
他捡起仔细地看着。 
那上面只有一行字:“星尘。我心悦你。” 

晓星尘的泪一下涌出来。
他的手抖得不成样子,纸却被他捏得紧紧的,一点也不松开。仿佛是将死之人的一根救命稻草,抓住了,就不会放手了。 

 他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。摸着他伏过的桌,坐在他坐过的椅上,仿佛那人仍在这里。“子琛……子琛……”他迷恋地抚摸着他穿过的衣,看过的书,写下的字;躺在他躺过的床上蜷缩起来。

“子琛……我也心悦你啊……”声音却抖得不成样子。

 不知过去了多久,他睡着了。
在梦里,他终于看见了那个自他死去无论多想也未曾出现在他梦里的人。
哪怕只是一个背影,他也知道,他是宋岚,他的子琛。
“子琛!”
他向着这个永远也追逐不到的人跑去。
跑了不知多久。前面的人也不曾停下脚步,一直向前。
他心中焦急万分。摔倒在地。
再抬头,那人已消失不见。
“子琛……”晓星尘低下头绝望地叫道。
却没想到眼前出现了一只白皙的手。
“子琛……”晓星尘握住冰冷的手,站起身。
宋岚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,问他道:“我在等一个人……”
晓星尘接话道:“你在等谁?”
“我不记得了。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。”
晓星尘呆住了。
他的眼睛轻轻闭上:“你为什么要等他?”
“……我比他先走。如果不等他,他一定很伤心。”
“万一等不到呢?”
“总会等到的。”
“……子琛,”晓星尘看着宋岚道,他伸出手,有些畏缩地抚上宋岚的脸,“不值得的……”

 宋岚的眼神变得灵动,神色逐渐变得温柔:“星尘。”他握住晓星尘的手,“星尘,你值得。”

晓星尘抱住他,“子琛,对不起。”

“我才是该说对不起的那一个。对不起。我先你而去,独留你一个。”

晓星尘看着他温柔的双眼,一愣,露出温柔而又苦涩的笑容。

扶住宋岚的肩,轻轻踮起脚,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“我心悦你,子琛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
梦醒了。
晓星尘起身,打开窗。

今天,是个晴天。

他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子琛也还在等他。

小段子

【这是个雨天】没有用上的片段

“我在等一个人。”
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“我不记得了。但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。”
晓星尘的泪水溢出,“不要等了……等不到的……”

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,没有表达出的爱,全都……全都毫无意义了。
他死了。

晓星尘倚靠在墙上。
难以呼吸。空气带着万分的灼热。
眼前景象开始模糊。
他朦朦胧胧中好像看见一个人向他走来。
“子琛……是你吗?”

【扔刀完毕(´・ω・)】

【人生而平等】

现在这句话可能是个假的。
我也不可能等到它实现那天。
我只希望我所认识的人,我喜欢的人,能够做到【自己认为自己和别人平等】。

你不是小小星辰,你何必围绕太阳。把他视作自己的神,自己的天。失去了他地球就不会转动。失去了他人生就没有意义。失去了他自己就活不下去。
【你是人】
【你和别人没什么不同】
【你自己要把自己视作是独一无二的】
【别人不会高高在上】
【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很卑微下贱】

我很恶心这种人。
“爱是令人卑微的”
不,那不是。
你是卑微的。而已。
【爱是平等的】
每个人都是平等的。

把自己视作尘埃,把别人看得比世界还重。
真的,不要这样做。
他不会多感激你,多爱你。
反而你自己会越来越令人恶心。

再说到。独立。

它很重要。
没有独立,你就什么也不是。
你必须依靠他人。
【你就不再平等】

你需要的是【人格独立】【经济独立】
你需要的是凭借自己活下来。
不依靠别人。
用自己的双手活下来。

(如果你想到靠出卖自己的身体,依靠别人的话,我劝你不要这样。
因为你出卖的,不止是它。
是你的尊严,是你的人生,是你的本该拿去做更多更有意义的事的人生。
你的付出绝不止是你所想像的那一点。)

自尊,自爱。

为什么要依附别人?
为什么要拿自己的一生做一个筹码,去赌别人会不会一直这样对你?
你赌不起。

愿我的这一篇文章对“卑微”的人有所改变。

【风过】

【小学生文笔】
【也许ooc】
【反正就是刀】
【终于肝完了】

风过无痕。

下山时,少年和神风并没有说话。
少年是不知该说什么,神风是因为他的性格本就如此。
他看着晓星尘艰难地在风雪中行走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想伸手去扶他一把,却又犹豫万分。
这一切,走在前面的少年自然是看不到的。
不一会儿,神风开了口:“你等等。”
“岚……是有什么吗?”少年转过头询问。
神风不答话,走到路旁的梅树边,摘下一截树枝。
他拿着树枝,轻轻一挥,树枝上的花骨朵通通绽放,树枝上的冰雪也化了。
晓星尘不由得看呆了。待到岚走到他身旁,他才回过神来。他的脸一下变得通红。只不过在寒风中,他的脸庞早已被寒风刮得通红。以致神风一点也没发现。
“冷吗?”“不不不……”晓星尘有些手足无措。
岚微微点头:“这给你,牵住。”
晓星尘一脸疑惑,却还是乖乖照做。
待他牵住后,岚拉着树枝的一端,向前走了几步,偏过头对他说:“走吧。”
晓星尘的脸又不明显地红了。
他牵住树枝后,风雪也仿佛不再继续,使得他走路轻松了许多。
就这样,二人牵着树枝下了山。

待到了地方,晓星尘松了一口气,对着神风道:“我们到了。”
“嗯。”说着,神风缓缓松开握住树枝的手。
晓星尘这才注意到自己仍握着树枝。他也不由得松了手。
树枝一下掉在地上。
神风也并不在意。他推开这简陋小屋的门,走了进去。
晓星尘在后面颇有些局促地把树枝匆匆捡起握在手里。接着跟着神风走了进去。

走进小屋,晓星尘看着神风望着小床,开口解释道:“这是我的妹妹,阿箐。”
神风看着躺在床上,闭着眼的小女孩没有说什么。他走上前去,捧住阿箐的脸,翻开她的眼皮,却发现这小女孩没有眼黑。
“我……阿箐小时候得了病,后来病好不容易好了,不知道怎么的,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晓星尘看着神风的动作说,接着他又吞吞吐吐地问,“现在……阿箐这个样子……您有什么办法吗?”
“没什么大问题。我有办法。”神风回过头,看着晓星尘道。
话一出口,他便看见晓星尘一脸激动。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的情绪……但他不太明白。
还未等他细细思考,晓星尘就说:“多谢,有什么需要的,我一定会去做的。”
他的脸色没有改变,“不用。”他沉吟了一会,接着道“治好她还需要时间,只不过我不能在山下久待……你可否带她上山?”
晓星尘思索片刻,就答应他道:“好。岚愿意为阿箐治病,我们搬上山又如何。更何况……”他有些悲伤地一笑,“这只剩下我们兄妹二人了。”
那一刻岚十分想握住他的手,手指动了动,却什么也没做。
沉默片刻,“你不必……”想说什么,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晓星尘,“有我在。”
晓星尘直直地看着他。
岚不由得思考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竟使得晓星尘这样看他。思来想去,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于是开口问道:“我……哪里说错了吗?”
晓星尘一下转过脸,耳尖却染上了嫣红,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晓星尘再次来到山上时,已是几天后了。
神风早已回到此处。
后来,神风帮他修建房屋,帮他照顾阿箐,同他一起聊天。阿箐的病虽不严重,却也需要好生修养。于是他们二人便在此居住了几月。三人着实是度过了也许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间。
时光荏苒,几月时光已过,阿箐也好得差不多了,晓星尘不得不下山去了。
神风望着晓星尘犹豫道:“星尘…你此番下山……”
晓星尘歉意一笑,道:“子琛,我会经常回来的。”
“嗯……下山对你们来说总是好的。你也不必经常来这里。来回路途遥远,莫要劳累。”他看着晓星尘,脸有些发红,“多谢你送我的姓名。到时我也会送星尘一字。”
晓星尘轻笑,“我等着。那么,子琛,就此别过。”

可二人没想到,再相见时,已是物是人非。

有心怀不轨者,想利用神风所化精怪。如今找到了晓星尘这样一个弱点,自是不择手段。
他们挖去晓星尘双眼。带他上山。用他来威胁宋岚。
却没想到宋岚哪是他们可以控制的。
恶人死了。晓星尘却是瞎了。

他后悔不已。
若不是自己和晓星尘有所往来,那些人也许就不会害他吧。自己害得他失了双眼。
他轻轻抚摸着晓星尘的眼睛周围。不敢用力。
“星尘……”
“我害你失去双眼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晓星尘拉住他的手,微笑道:“不是你的错。这些都不是你做的。该怪的不是你。不要愧疚。”
“对不起……”沉默片刻,他轻吻晓星尘的指尖。
“子琛你……”那人惊住了,抓住他的手也放松了。
“我心悦你,星尘。”
他温柔地对着晓星尘说。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“对不起。”再一次道歉,‘我不能陪你了’
晓星尘昏睡过去。
他轻轻拉住晓星尘的手,“忘了我吧……”

待到晓星尘再醒时,他已能重新视物。
“子琛!子琛!”
他慌忙地四处寻找。
突然,他跌跌撞撞地跑向山顶。
他看见了那人一袭黑衣,站在山巅,对他一笑。
“子琛!”他的叫声仿佛嘶吼一般,用尽全力。
接着那人的身躯渐渐变得透明。
他跑向他。
再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他马上要接近那人时,他对着他大声吼道:“宋子琛!”
那人想向他走来一般,却终是没有走出这一步。
他竭尽全力地走去,拉住那人已逐渐消失的手,道:“宋子琛……我爱你。”
他听到这句话,脸上露出了十分温柔的笑。
晓星尘靠近他,在他唇上一吻。
想伸手抱住眼前人,可只是抱住了一缕清风。
晓星尘闭着眼,颤抖起来。手却迟迟不肯放下。
“子琛……”
他的眼泪不断掉下。
“宋子琛……”

过去了很久。
晓星尘才大梦初醒一般,摇摇晃晃地回到山下,发现阿箐机灵,并没有受到伤害。
他心想,不幸中的万幸吧。
这样一想,心便撕裂一般疼痛。
“哥哥,这是我专门藏起来的,你看。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这枝梅花…………”阿箐开口说到,伸手拿出藏得完好的梅花。
晓星尘看着它,泪水又止不住地流出。
他颤抖着双手,小心翼翼地抱住它。

【完】

【小段子】

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

  “星尘……”宋岚虚握住晓星尘有些透明的手。
  晓星尘的魂魄渐渐凝实。
  “子琛!”晓星尘一下坐起,抱住宋岚。
  “你没死……真是太好”话未说完,就停住了。他开始颤抖。
  “星尘……”宋岚回抱住他,“错不在你,对不起。”
  “子琛……”晓星尘轻轻推开他。“我……”有很多话想说。但是却又说不出一句话。
  “那些都过去了……”宋岚直视着他的眼,牵起晓星尘的手轻轻一吻,“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……”
  晓星尘也回握住宋岚冰冷的手。
  ‘我不会离开了。’
   他吻在宋岚额上。
   他回来了。

【山】

讲的是被拐卖到山区的一个女生的故事
我不知道被拐卖有多可怕
不知道被拐卖的经历
希望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
愿你我都能够度过美好一生


“越过这座山呀~”
“就是我滴家~”
“他在山那边~”
“我在山这边~”
“…………”

不知道时间,不知道地点,看不见外面。我们被关在这个小小的改装过后的车厢。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被准许出去。那时候也有专人看住我们。
有一个丑陋的肥胖女人在看见我们时会踹上一脚,用我听不懂的方言骂我们。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我也不在意。
我只知道,我一定要逃出去。
我一定要逃出去。
妈妈和爸爸在家里肯定很担心我。
他一定,他一定在等我。
我还要和她们一起出去旅行。
我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,那么多东西没有看到过。
明明……我的世界……还很大……我怎么能……一辈子在这个山区里啊?!
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。我想大声哭出来。可是这是不被允许的。有什么声音传出去我就会被暴打一顿。
我看到过,那个女生,她哭得很凄惨,可是那些人不在乎她。他们把她拖出去。再回来时,我看见她整个人像块木头,什么反应也没有了。
我看见了……我看见了她身上的血,她破烂的衣服,被扯掉一把的头发,被打肿的脸。听见了那些人带着浓重的口音地说“没想到是不值钱的个烂货。”
我很害怕。
我不敢哭。
我不敢靠近她。
我很怕。
我想他们,我想他。
泪水不停地流,我颤抖地捂住脸。
“不能哭出声。不能哭。”
我咬住手臂,好像尝到了铁锈味………不是梦啊………
……你说是梦该多好啊?
我就能和他在一起,和她们一起出去聊天谈心,对着爸爸妈妈撒娇。我还有……很多很多,很美好的时间。

【轻】(下)

【ooc吧】
【不知是糖是刀】
【_(:з」∠)_】
【互换名字】
【突然不明白剧情】
【想谈话内容想到心力憔悴jpg】

白衣青年看着他的字,微微抿嘴一笑。
‘晓星尘’提笔写:“我觉得”,微微顿笔,“宋岚兄的眼睛更像‘星尘’二字。”
‘宋岚’温柔地摩挲着纸张,没有说话。
‘晓星尘’也没有再写,只是抬眼看着‘宋岚’。而后又低下头,看着“晓星尘”这三字。
他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的。只是白衣青年问他名字时,他突然记起来了这三个字。
这三个字很重要。不能忘记。
他想,这可能就是他的名字吧。
于是他这样告诉白衣青年。

半晌,‘宋岚’仿佛才回过神来,抱着歉意地说:“明明是我要来和星尘兄聊聊天的,竟唐突了星尘兄。是我不对。”
‘晓星尘’看了看天色,写道:“天色已晚。”
“宋岚兄自是困倦了吧。是我的不对。”
对面的人倒是笑了,“那么我们是不是抵平了?”说完眨了眨眼。
‘晓星尘’微微一怔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‘宋岚’站起身,“‘星尘’可愿与我共赏这十里莲花。”
这一声“星尘”仿若听过很多次,他微微晃了晃神。
‘晓星尘’走到‘宋岚’身旁。侧过头定定地看着他,伸手在他手上写下“愿意。”
这对于一个才认识的人是很失礼的行为,可‘宋岚’却毫不在意。
他握住‘晓星尘’的手,眼睛笑得弯弯地,像一只狐狸:“在船上不方便书写,星尘便在我手上写字罢。”
这理由确实有些牵强,但‘晓星尘’看着‘宋岚’一脸笑意,神色缓缓放松,点了点头。
他想抽出被握住的手,可‘宋岚’接着道:“不知星尘可曾乘船,这船颇有些摇晃,还是要小心。”说着‘宋岚’握得更紧。‘毕竟这是他的一番好意……’这样想着,他也就不好抽出手了。

待“宋岚”和他一同上了船他们的手才松开。
他坐在‘宋岚’身旁,一眼望去,最引人注目的不是那一湖莲花,反而是天上星辰。
他看得专注。却没注意到身旁的人也在望着他。
转过头时,那人也早回过头,看向湖中的莲花了。
他无声地轻笑,敲了敲木板,待那人回过头来看他时,握着他的手,在他手背上写到“星辰很美。”
一袭白衣的人,看着他,嘴唇动了动,没有说话。也捉住他的手,停顿了片刻,在他手心一字一划地写字。
他竟觉得有些痒,手指微缩。
那人望着他轻笑,再写了一遍,是……“人也很美。”
他竟没有感到被冒犯,反而觉得心疼。
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可对方却是觉得他生气了一般,急忙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……”
再一看,却觉得他不像是生气,是……难过。又停下,不再说话。
半晌,他才有了动作。
他附过身来,轻轻地抱住了他。轻轻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他茫然地望着这个抱住他的人,什么都没做,也没有推开他。
那人松开手,望着他。
黑夜里,他的眼睛仿佛闪烁着星辰一样的光芒。
接着那人亲了上来。
蜻蜓点水一般,那人就分开了。
他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,可又毫不停留。
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记起,但他现在知道,那人很重要,很重要。
他们认识了很久。他离开过,现在又回来了。现在,他不想放开手了。

于是他握住那个人的手,毫不犹豫地写下“我心悦你。”
再然后,轻轻的一吻落在这只手上。
“我也心悦你,子琛。”白衣青年微笑着说。
说着捧住他的脸,再交换了一个吻。

“子琛,我们现在什么也记不得了。”
‘嗯。’
“以后怎么办呢?”
他面无表情,接着写道:‘和你一起。’
那人抱住他,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耳朵:“子琛很可爱。”
他看着比自己矮了些许的人抱着自己,眼中尽是笑意。
两人在这路上慢慢走远。
身后是渐渐消散的十里莲花。

【其实这是桃花源嘛(*'▽'*)♪】
【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名字互换啦~( ˙˘˙ )】
【不说不说】
【没车没车】

【简直成为我的树洞了】Orz

“六千年和一瞬间,究竟哪个才算是真正的生命?”
你没有选择一瞬间的美。你选择抵制诱惑。你失去成为晚霞的机会。你活了下来。
你说:“活着的时候,会觉得一年又一年的时间很长。真的要死了,才知道六千年和一天没有什么不同。”

“那是不同的。”“因为无论如何,你战胜了自己的命运。”有人告诉你。
你终归是一只与众不同的裳蚜。

哪怕你失去了可能是你生命中最美的时刻。
你也战胜了诱惑。
你战胜了命运。

那“六千年和一瞬间,究竟哪个才算是真正的生命?”

你要……如何选择呢?

【这是知北游里的吐鲁番问的。】
【主角说的“那是不同的。”“因为无论如何,你战胜了自己的命运。”】
【我也很疑惑,六千年和一瞬间,哪个才算是真正的生命啊(笑)】

【轻】(中)

【巨型ooc】
【_(:з」∠)_】

待到地上的人再爬起来时已是一夜过后了。
他慢慢地爬起来,皱着眉头看着周围躺了一片的走尸。
他想开口说话,却发现自己没有舌头。
他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‘我是谁?这些是什么?这里是哪?为什么我没有舌头?’
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。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。
‘没有心跳,没有体温……’
他默默站了一会儿‘我死了吗……’
‘原来我死了?’
‘为什么我还可以动?’他抿嘴。脑中思绪万千。
‘先离开吧。’也不在意身上的泥土,他走了几步。又倒回来捡起地上的拂雪霜华。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两把剑。再回头看了一眼,便离去了。

宋岚总是往偏僻的地方走。
他想,已死之人不应该出现在别人面前为好。况且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。
他一路上都在不断思考着,竟忘记了观察四周,往林中越走越深。
待他回过神来。他已找不到路了。
‘这里是………’他看着眼前的羊肠小路,思考再三还是决定进去。‘应是有人,我问一下路便离开吧。’
走了不知多久,视野豁然管阔。
眼前的是十里莲花,随风微摇。
‘这……’他怔住。回过神来已走近了这片莲花。
他俯身伸手去碰一朵莲花。
手却被另一人捉住了。
他侧头看过去,那人一身白衣,气质温和,给人的感觉如清风拂面。一双眼睛灿若星辰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。
他想可能这人以为自己想摘下莲花。于是他便收回手,站起身。那人也放开了他。
他想说自己不是想摘下莲花,可又苦于无法开口。
便指了指自己,摆了摆手。
白衣青年看了看他,皱皱眉,“你可是…不能说话…”
他点点头。
那人敛去笑容,领他走到一石桌前。拿起纸笔给他。
他急急写下解释的话,‘幸好还记得如何写字。’他这样想。写完他将那纸递给白衣青年。
“我并不是想摘取莲花。来此是因为寻不到出去的路。问了路,我便离开。”
那人看了纸便对他一笑,“原来如此。”他顿了顿,“只不过,这路你是找不到的。唯有此处的人才找得到。我带你出去吧。”
“那多谢了。给你带来不便……抱歉。”
“无事。多年未有外人来访,你可愿与我聊聊外面的世界。若是麻烦,你也可拒绝。不必勉强。”
“只不过我不能说话,这……”
“那……我没………对不起。”那人满是歉意地说。
“不,我只是说这样你会不会……”,“我是愿意的。”他这样写。
“多谢。”白衣青年笑着看着他。

“我名为宋岚。”白衣青年和他坐下后,介绍道。
“……晓星尘,我叫晓星尘。”‘晓星尘’微微垂眸地提笔写到。

【哎呀,要有下了】
【以为能飞快写完的我太天真】

段子

【糖吧】
【ooc属于我(*´罒`*)人物秀秀的】
【超短】
【(*๓´╰╯`๓)♡给你们小心心】

宋岚站在树下。
一阵清风拂过。
他的头发被风吹得稍微散开些许。
衣角微微扬起。
一朵花缓缓落下。
他接住。
这时他身旁凝聚了点点光芒,汇成晓星尘的身形。
他轻轻抱住他,“我回来了。”
宋岚脸上出现一抹温柔至极的笑。
他牵住晓星尘的手,将花放在他手心。
接着轻轻写下当年他想说却再不能说出的话。
“嗯。”那人对他笑着说。
宋岚直直看着那人的眼,抚上他的脸。低下头,仿佛在轻笑。
那人也看着他,牵住他的手。
二人带着笑,渐渐走远。

一切都很好。